倦倦小太阳在船上的日子

【楼诚】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我弟弟,只有我不知道(一)

现代pa无误,放心阅读。








-----------------------------------








明楼又一次被梦魇惊醒。




黑暗中寂静无声,只听得见自己的喘息,他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坐起来,梦中的血火硝烟一幕幕在眼前重现。他梦见军校时同期毕业的同学满身血污的挣扎在战场上,梦见他的同僚被扣上反叛分子的帽子登在报纸上,梦见他的家人,大姐,明台,还有……




“大哥?”茶几上的小台灯被拧亮,一方橙黄温暖的灯光笼出小小一片空间,他年轻的管家先生站在一边有些担忧的看着他,灯光将他下垂的眼睫晕染出一片阴影。阿诚倒了杯水递过去,低声问,“又做噩梦了?我给您拿药?”




他声音里也还有两分茫然和暗哑,想来是被惊醒的。




杯子在二人手中交递时指掌传来的温度和触感终于将最后一丝恍惚不确定剥离,明楼摆了摆手,“不必了,我只是……梦到以前的一些人和事。”




阿诚点点头,看了眼时间,“那您再睡一会吧,现在还早。”




明楼握着杯子沉吟半刻,“阿诚,你会怕吗?”




阿诚怔了一下,“您应该知道我的答案,十年前我就回答过您。”




跟着大哥,我不怕。




“可是我有时候也会怕。”明楼摊开自己的手翻覆着看,这双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尖指腹覆有薄茧,看上去保养得当,却不知道已经沾了多少人的血,做了多少血腥的事情,“怕我就这么死了……我不怕死,可我怕现在死了,所有人都会戳我的脊梁骨。”




“大哥。”




明楼回头,看见阿诚的眼睛里有星光和一泓水,温和又恳诚的看着他,他的青年一字一字咬的清晰决然。




“我知道你。我相信你。”




他的大哥看着他,很快无声的笑了笑,“明天的计划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您放心吧。”




“别守着了,你也睡吧。”




“是。”




明楼看着阿诚从光下没入黑暗,背影轮廓被渲染的模糊而温柔,闭上了眼睛。国不成国,家不成家,大姐和明台是我战斗的理由,而你能让我在这条路上走的更久。




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要把所有魑魅魍魉都关回去。




——楼诚民国谍战paro《黑暗无边,与你并肩》第六章,聊将锦瑟记流年




 




…………………………




 




即使见多识广如明长官,也忍不住手一抖,啪的关上了这个网页。




他本来是来准备和明台聊聊考巴黎大学研究生的事,结果发现自家小弟房间门开着,人却不在,手提屏幕亮着,正显示着他刚看到的内容。他顺手翻看了一下,却被深深震惊到了。




楼诚是什么意思?自己和……阿诚?明台怎么还看这种东西?简直胡闹!




还是请家法聊吧。明长官想。












TB不知道有没有C








-------------








(二)





评论(18)

热度(463)

  1. 沫陌的秋天倦倦小太阳在船上的日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