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倦小太阳在船上的日子

【巍澜】一击必杀

又名我的恋爱对象好像有事瞒着我怎么办。

双杀手au,史密斯夫妇梗



side A



“宝贝儿,怎么了?……晚上有个临时教研会议?没事儿,我这也还没结束——那咱们两个小时后见,路上小心。”


祝红在那腻死人的声音中搓了搓手臂,换来挂了电话的赵云澜冷酷一句,“行了你,蛇皮上搓不出鸡皮疙瘩的,快点干活。”


这间办公室对外挂名是一家没什么名气的小公司,正是下班时间,只有几个勤劳加班的员工遭了无妄之灾,此刻正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祝红翻了个白眼,动都没动,向来是个劳碌命的林静已经把唯一一个还能好好说话的人捆在椅子上,避开满地血迹和碎玻璃,连人带椅子的拎到了赵云澜面前。


“不好意思,刚刚赶时间,所以手段稍微激烈了点。”赵云澜伸腿勾过一张软椅,舒舒服服的往上面一瘫,枪口在对面不断冒汗的中年男人膝盖上点了点,皮笑肉不笑的说,“不过你也听见了,我现在可不急,你是想自己说,还是想让我来挖?”


还发热的枪管昭示着这屋子里的杰作出于谁手,中年男人哆嗦了一下,哭丧着脸,“令主,您大人大量,早知道要调查的是您老人家,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眼瞧着他要开始干嚎,赵云澜挖了挖耳朵,林静就领会精神的一巴掌拍在人后脑勺上,“查都查了,这会儿喊什么冤!我们老大是问你,是谁让你干的?”


“这、这……”


“这楼层这么高,风景挺好吧?”赵云澜没理,转头看着窗外,“林静,你受点累,把他拖到窗口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明白什么时候下来。”


“不不不,您高抬贵手!我说,我说,是斩魂使——”


“不可能。”赵云澜几乎是想都没想就驳了这个回答,他笑起来时露出两个酒窝,很讨人喜欢,这会撂了脸色,几乎绷出些杀意来,“斩魂使一向跟特调处合作良好,没事查我干什么?”


“令主,这事我哪敢胡说,您我惹不起,难道斩魂使我就惹得起?没必要这么编排不是?”对方急切的申辩。


这话不是没道理,一时让人难辨真假,赵云澜沉默片刻,利落收了枪,吩咐道,“林静,你先把这小子查的东西带回去分析。祝红,看着他出去避避风头,记着,我要活的。”


他看起来像是有什么事要去做,林静一面应着声,一面多嘴的问了句,“那老大你呢?”


赵云澜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趾高气昂的扔下让单身狗们愤怒加班的两个字,“约会。”



路上有点堵车,赵云澜是踩着点到餐厅的,他报了预约,发现沈巍还没来,就自作主张的点了单,并吩咐等人到了再开始上菜。当他无聊的开始玩餐巾艺术的时候,他等的人终于出现了。


“抱歉,我迟到了。”沈巍歉意的说着,他显然是刚从会议脱身,还穿着严整的西装,袖口领带分毫不乱,他顿了顿,看向自己餐盘上一团不明物体,有些迟疑的问,“这是?”


“哦,我今天过来的路上没看见卖玫瑰的,这不,只能亲自动手给你折了一个。”赵云澜单手撑着脸,大言不惭的邀功。


沈巍又看了一眼“玫瑰花”,很给他面子的说,“很漂亮。”


餐盘很快被撤下换了新的,鲜嫩的烤小羊排上装点着罗勒叶子,赵云澜生了副好皮相,又对扮演体贴情人很是拿手,一顿饭吃下来宾主尽欢。不过他心里装着斩魂使的事,一时想着到底怎么回事,一时又想着不能把沈巍卷进来,难免有些分神,如果再注意一些,说不定会发现沈巍面前的菜也根本没动多少。


side B



林静把缴来的资料整整贴了一块白板,做他们这行的都对镜头敏感,但也留下了寥寥几张照片,他看了一会,有些牙疼。


祝红:看出什么来了?


“我觉得与其说斩魂使想暗杀咱们老大……”林静慎重的措着词,“不如说暗恋来的更妥当。”




大约有TBC

现代灵异pa小片段,吸血鬼温x咒术师赤

打铁组日常(秀)互(恩)怼(爱)

霹雳最大推手永远是编剧【微笑

我已经想好给八个阿婆主的线下聚会玩什么游戏了。

--------------------------


李熏然刚拐过街角,就看见明公馆门口停着一队货车,明诚正站在屋门口指挥他们轻拿轻放。

“怎么?”这么多人进进出出李熏然就没往里凑,也跟着站门口踮脚往里瞄了一眼,问,“换家具呢?”

“是新定的游戏舱。”明诚说,“大哥说想试一下第四代光脑技术。”

李熏然恍然大悟,“惊悚乐园?”

他笑了一声,“你们俩本来就是专攻恐怖类游戏的,我们四个也都是职业的,倒是cello,能玩的惯吗?”


------------------------------

cello-曲和小天使

没错其实我是来卖惊悚乐园的安利的……


凌医生和赵医生玩什么类型的游戏呢?恋爱类吗?

【陈年旧坑已经忘了当时的大纲……

“你们怎么不去私奔呢?!”

藤田芳政被明楼和明诚联手制住的时候愤怒的喊道。




青瓷同志,你愿意把咱们的革命友谊,再升华一下吗?

【楼诚及衍生】细数我站那些知名游戏解说阿婆主们(人物设定篇二)

我改主意了,我要站师兄弟,不要拦我。


熏然和赵医生兄弟设定。


(一)


----------------------------------------


好了,说完了两位元老级的阿婆主,我们来说下一组——为什么突然出现了“一组”这种词呢,因为我把四个人放在一起说。相信我一提到四这个敏感的数字大家就知道我说的是哪几个人了,实在不是婆主想浑水摸鱼,而是他们的关系真·剪不断理还乱,只能放在一起讲。


第三位——红烧球


第四位——南风


这两位都是专攻文字解谜类游戏的阿婆主,解说的风格啊……红烧大大严谨中透着随意,南风大大随意中透着严谨……虽然手法各不相同,但契合程度简直成谜,因此也被戏称为我站cp感最强的两人。


不要看红烧大大的ID逗比而且充满了报社意味,实际上是个很正经严肃的人呢,不信你们去看他的投稿前缀,全是二十四节气福利。……明明都当上游戏类阿婆主了啊还保留着这种老干部一样的作风是怎么回事!婆主内心想催更的洪荒之力都要溢出来了好么。


不过作品虽然少但都是满满的干货,精准的分析判断都无可挑剔,而且怎么说呢……感觉像个职业的,即使细小的线索十分敏感,梳理起总的走向脉络更是驾轻就熟,也因此得到了众多拥趸。


嗯,再说南风,据他自己说这个昵称根据他的真名取自诗经,充满了文艺气息对吧,可是南风大大本人一·点·都·不·文·艺啊!而且南风入坑也挺早的,婆主一开始点他早期视频,呵,那把健气活泼的嗓音啊,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听上去声音很低,但感觉又清又亮,像个小太阳一样,可是笑起来不要更魔性啊!第一次听到他的笑声我好像还听到了万千粉丝同时心碎的声音……


刚才说了南风的解说风格蛮随意的,婆主觉得可能就是声音的缘故吧,字里行间都透出种这些都是小case完全不够看我都能解决的感觉。然而他和红烧的不同就在于,红烧是思路严谨,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很飘忽不定特立独行,让人想破头壳也想不出他到底想干嘛(笑),后来婆主才发现这些看似毫无用处的举动都是打出HE的必备条件啊!而南风的思路很有跳跃性,手法却极为传统并且有逻辑性,只根据线索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因此很少见到他碰到什么死亡flag,保底通关,不过奇怪的是南风打的感情线总是会完美避开女主……怜爱大大30s。


红烧大大和南风大大手法十分互补,别的游戏还体现不出什么功底,前一阵子O雪新发的推理游戏《鲜花食人魔》做的超级真实还原,好多玩家被虐的死去活来都走不出地下室,我站第一个HE结局的视频就是他们两个一起打出来的,大家可以去看看。


再来扒一些野史吧,真假不保。


红烧大大,传说红烧球这个ID的诞生是在南风家电脑上打下了自己名字的缩写跳出来的第一个联想,然后还被笑了好久。估计红烧听着这魔性的bgm脸都要青了,南风还一边狂笑一边状似无辜的解释,因为平日里都叫师哥没有打过名字所以才会这样啊。


对,为什么红烧只跟南风一起玩,就是因为这两个人现实中也是认识的,还是同一所学校毕业的师兄弟,红烧大大有次直播不小心说漏了嘴,当时整个弹幕都炸上了天,狂喜乱舞谢官方发糖,不过并没有什么卵用╮(╯_╰)╭至于这个,就要说到另一个婆主,四人组中的第三个,和南风并称为双子的灵枢大大了。




----------------------------


看了一部小说,被一句“我的好师弟”苏惨了,所以决定站师兄弟………………大家可以猜猜是哪部啊虽然并没有福利(笑)



【楼诚及衍生】细数我站那些知名游戏解说阿婆主们(人物设定篇一)

出场人物:楼诚,双警双医,荣石,曲和,除了楼诚之外大家可以自由心(la)证(lang)。虽然叫做人物设定篇,但是有没有正篇,不知道。


脑洞的来源呢……是周六上课的时候玩hex frvr(某种版本的俄罗斯方块)被同学嘲笑了。


然后我看了眼她手机。


开心消消乐。


呵。


-----------------------------


我猜有人在看到这个视频题目的名字时就已经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毕竟铁打的游戏流水的玩家,虽然我站游戏类阿婆主简直如雨后春笋,薅完一茬还有一茬,但是能上升到知名程度的,来来回回不外乎那么几个人,今天我就来给大家科普一下。


什么你说按茬论的是韭菜?哎呀领会精神嘛。


排名不分先后,仅按婆主入坑时间。


 


第一位——毒蛇。


毒蛇大大是专攻恐怖逃生向游戏的,看过他直播的人大多数都应该有这种感受——当年我出生的时候一定是把脑子落在我妈妈肚子里了……没错,感觉智商受到碾压那都是正常的反应,婆主一直觉得毒蛇大大才是真·恐怖,策划们费尽心力设置的关卡,他不仅能走一步看三步,还能细心的注意到每一个设置的小伏笔从而避免死亡flag,讲真这是婆主见过的打出HE支线最多的恐怖类游戏解说呢。


而且毒蛇的分析层层深入,操作一流,再配上低沉优雅的嗓音,冷静简洁的做出指示,在深夜听简直有奇效(当然是治失眠还是打鸡血婆主可不能保证,笑),因此粉丝中也不乏迷弟迷妹,经常会看到弹幕上飘过去一串“游戏公司到底是给了毒蛇多少钱才让他来做软广,这个声音我要溺死在里面了XDDDDD”或者“毒蛇大大声音又低又苏连恐怖音效都被削弱了!我还能再看十集!”


啊,说起来,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他身边有一个谜之助手呢?之前有在直播里见到这样的状况,有几个关卡十分考验手法,毒蛇大大虽然操作不差,但来来回回死了好几次也没有过去,大家都在吐槽这个游戏策划好变态啊,然后毒蛇大大招呼了一声什么,婆主没有听清,不过应该是身边的人吧,然后过了半分钟,角色原地跳了两下,走位极限精准流畅的就过了关,屏幕前一片我伙惊求真相,但是毒蛇大大都只是淡定的接着打下一关,从来没有透露过这个人的信息,婆主简直好奇死了…………


第二位——青瓷


这个阿婆主大家可能不是很熟悉,是我临时想到的,因为感觉刚才说的谜之助手和青瓷大大的风格很像,简单说两句吧。青瓷的作品初期比较多,而且涉猎很杂,感觉是个全能型,近期很少看见他活动了。


青瓷什么游戏都能玩是因为他的操作很过硬,脑力不可及的地方就变成暴力拆迁流,婆主看直播真是好佩服他的手速……然后惊异的发现竟然有评论是“从敲键盘就能听出来青瓷大大一定有一双好看的手!”……啊,少女的心啊,我还是不吐槽了(笑)。据不可考消息,青瓷和毒蛇是好基友,所以最开始一直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比较,毒蛇是脑力派,青瓷是武力派,一直被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合体就是铜墙铁壁了。然而青瓷大大已经失踪好几个月了,铜墙铁壁在遥远的梦里。